NBA

斗龙战神第0192章花龙起波

2020-01-20 17:46: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斗龙战神 第0192章 花龙起波

“铛铛,”

又是两声金属相撞的声音,斗龙剑稍微斜了一下,然后就想一个人似的,站稳脚步之后,又朝狐妖继续攻击,

狐妖被追得有些苦恼,不过,最后在她耐心完全消失的时候,她的嘴角,忽然诡异的笑了一下,她沒有张口,声音却清楚的传进龙十儿耳里,

“好了,我不陪你玩了,你还是束手就擒吧,”

狐妖停住了身子,站在原地,闭上眼,无视正追寻着自己的斗龙剑,她的手缓缓的转动了一圈,

速度很慢,和斗龙剑想比,有着很大的反差,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龙十儿也不在想什么,使出自己如今能够使出的全力应对狐妖接下來的攻击,

刚才,龙十儿将自己唯一还能控制的精神力注入了剑中,提高了自己对剑的控制能力,

而且,此时剑中还有着龙十儿的精神力,所以说,此刻是龙十儿与斗龙剑完全合成了一体,

如果说剑有着丝毫的伤害,那么龙十儿将会面对毁灭性的打击,

一个人受伤,什么伤都能好,可是精神力不能,因为,这将会直接下降你的修为等级,

而且,下降的这一部分想要再次修炼回來,已经很不可能了,

就算运气好,能够修炼回來,可是,你修炼回來的精神力已经能量强度已经不如当初了,实力巨幅下滑,

所以说,相对于精神力修炼,这是一种只能上升不能减少的修炼方式,

当龙十儿决定将自己的精神力注入斗龙剑的一刻,龙十儿的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无论如何也要拼一拼,

说实在的,事到如今,龙十儿遇上的高手真的不多,除去黑翼天王之外,其他的人,龙十儿想要对付他们,最需只需要耍点儿心计就行,

而眼前的狐妖,是龙十儿最大的敌人,她的修为有多高,龙十儿不知道,他只知道,正常情况下,狐妖的实力和自己在伯仲之间,互不谦让,

可是自己现在來到人家的地盘,修为被短暂的禁锢了,又怎么会斗得过她呢,

龙十儿依靠的,也仅有比之大乘期高手还要厉害半分的精神力了,

龙十儿的希望,完全就在斗龙剑上,

狐妖的速度看似很慢,实际上非常之快,

在龙十儿的眼里,他的速度比斗龙剑攻击的速度还要慢上半拍,

可是,神奇的是,斗龙剑來到她身前一寸的距离之后,她的手神奇的合上了,而且斗龙剑就停止在她的身前再也难动分毫,

龙十儿清晰的感觉到,周围的灵气在疯狂的涌动着,狐妖的气势变得越來越强,越來越凌厉,

在自己身边,龙十儿感觉到了冷意,禁不住缩着身子,周围的寒气不停的冒着,龙十儿的身体很快便变得一片白雾,

这么着下去,龙十儿非得变成冰雕不可,龙十儿的眉头开始皱了起來,因为他感觉到自己控制着的斗龙剑收到了极大的阻力,

龙十儿口中不停的念动咒语,也不管什么反噬不反噬的了,

从狐妖的口中露出几个字眼,这个字眼龙十儿很熟悉,很熟悉,

甚至,这样的字眼非常出名,

“绝对零度……”

“喝,”

狐妖猛喝,她的身体,就像是一个能量团爆炸一般,疯狂的流量开始肆虐周围的一切,

连大地上的白色雾气都忍不住颤抖起來,也就在这一瞬间的功夫,

这一刻,周围的温度直接降到最低,让龙十儿清晰的感觉自己就与冥界并立,

要不是龙十儿还有些修为,估计会在这一刻直接被冻死,

当这样一股能量产生猛烈爆炸,发生的事情就可想而知了,斗龙剑因为一时间承受不了这样的能量,就像是一个重伤的人一般倒飞出去,

“咔,”的一声插在龙十儿身前,

龙十儿也在这一刻遭到极强的反噬,他的识海瞬间变得虚无,只感觉头部一阵剧痛,龙十儿在晕倒前的前一刻,只感觉到死亡般的剧痛,还模模糊糊的看到自己倒飞出去,砸下來的时候身体已经毫无知觉了,

龙十儿沒有看到的是,狐妖在龙十儿被能量反噬的时候,因为朝范涛的使出了自己体内的能量,

“噗,”的吐出一口鲜血,受了轻伤,

当龙十儿再次醒來的时候,发现狐妖正站在自己身前一动不动,

龙十儿依然感觉头部一阵剧痛,像是快要断裂般的感觉,稍不注意,龙十儿便会再次昏厥过去,

当然,这样的感觉,让龙十儿有心无力,现在,他只要稍微想一下事情,就会感觉到身体的剧痛,

狐妖很少小觑的看着龙十儿,

“原來花龙门的门主也不过如此嘛,”

龙十儿坚强的笑了笑,他的笑,是用身体的剧痛换來的,他还沒有力气去说话,紧紧做出了一个很猥琐的比表情而已,

可是,在他这样的状况下露出一个猥琐的表情,换來的却是一种很搞怪的表情,

狐妖笑了笑,这个时候她的两个孩子已经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这会儿山洞中只有狐妖和自己,龙十儿感觉到了强烈的不安,

龙十儿醒來的时候,花龙客栈中,

徐容容焦急的在客栈中等待着,她这么一个大美人儿站在客栈里,从她身边走过的人不由都留步看了看,

当然,也有不少人故意的走到她的身边,想要靠近看看,毕竟,在这样的小镇子里,别说超极品美女了,就算是长得差不多点儿看得过去的美女都沒有,

这不,一猥琐男拿着一壶酒就朝徐容容走了过來,

这家伙还挺装的,一边走一边喝酒,都装作不看徐容容这边,

于是,这家伙路过徐容容的时候,故意的撞了撞徐容容,然后酒壶里的酒便不小心洒在徐容容淡黄色的长裙上,

这家伙赶紧装作紧张的样子帮助徐容容拍打着衣服,让人恶心的是,这人竟然还直接拿着徐容容的衣服往自己的衣服上擦,

这会儿,从楼上走下來的花龙客栈店小二看到这一幕,二话不说,一个口哨吹开,

顿时,只听得周围人影窜动,不一会儿,客栈的里里外外都走來不少男子,他们一副恶狠狠的表情,

而且重要的是,个个都很魁梧彪悍的样子,他们就这么围着这人,

看到周围不下百人的场面,这人吓得差点儿小便失禁,他赶紧转身,准备赶快逃离,

可是,花龙门的弟子们哪儿能这么容易就放过他呢,一弟子往前一走,便挡住了这人的去路,

“调戏谁不好,竟然敢调戏我们大嫂,难道你不知道,在这整个笼琳镇甚至是金陵城,就算是城主來了,见了我们大嫂都还要恭敬行礼的吗,”

“我,兄弟,别误会,我刚才真是不小心碰到徐宗主的,”

一听这话,众弟子脸色都变了,“恩,”

这人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使劲儿的拍了拍自己的嘴巴,自己这是不打自招了,

徐容容眉头一皱,沒有发言,这会儿,黄米儿看到情况,脸色也变了,他看了眼这名弟子,发现他并不是笼琳镇的人,于是,黄米儿做了他此生第一次下命的事儿,

“把他抓起來,等门主回來了再说,”

“是,”

在场的弟子有些惊愣,不过,黄米儿的威信在花龙门中是很好的,因为,弟子们都知道她们都是龙十儿身边最亲近的人,

所以,一般她们的命令,弟子是很乐意执行的,再说,就算沒有这层关系,

就靠平时黄米儿对他们的好,他们也是很乐意听从黄米儿的话的,

一群弟子押走了人以后,便散了开,徐容容焦急的走到黄米儿身边,

“都下午了,十儿怎么还不会來呀,”

黄米儿点点头,“看來门主应该是遇上什么麻烦了,”

在灵山呢,一般都是狐妖的那两个孩子在作怪,所以黄米儿也只知道灵山只有那两只怪物,不过也知道实力不怎么高,

对上龙十儿的话,它们完全沒有胜算,所以她才会确定龙十儿肯定是遇上什么麻烦了,

徐容容一听黄米儿这么一说,二话不说,大叫了一声,“小白,”

小白沒有來,倒是在外边的晓乐走进了屋子,这些天以來它都无所事事的,这里玩玩那里耍耍,

玩得累了,索性就哪儿也不去了,专门留下來暗中监督龙十儿,将他训练成一名合格的流氓,

龙十儿猥琐的笑容,还是晓乐教的呢,

晓乐走进屋子疑惑的看着徐容容,

“容容,小白和小黑到镇外玩儿去了,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吗,”

“晓乐,快走,跟我一起去找十儿,出事儿了,”

徐容容一想到龙十儿出事儿,脑海中一片空白,想也不想就朝门外跑去,

“哎……容容,”

黄米儿在后边怎么叫都沒用,于是她想起什么似的,赶紧跑到柜台出,拉开柜子取出自己的那一块通讯器,

黄米儿很少用通讯器,现在对通讯器也不怎么熟练了,转动了半天,也不知道是到了哪儿,也不管了,问道,

“有人吗,”

“你是……米儿姐吗,”

伊春市第二人民医院
厦门市第五医院怎么样
广东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潍坊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秦皇岛治疗牛皮癣的医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