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青帝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玉清在行动(上)

2019-09-13 20:43: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青帝 第一千四百二十一章 玉清在行动(上)

悬崖?五行迷宫

一身白衣的朴素少女立在孤零零房间里,翘首四望,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房间,四处都是通道,通道尽头还是通道,似乎借着法宝构建起来道域……这个应就是王兄、汉王五个仙王联手的结晶了吧?

五气屏障阻不住她的视野

,光明如镜。

放眼看去,这样的单元房间还有很多,足足三千,黑、白、赤、黄、青……五色的晶雨洒落,落在每个房间上,就成雪花一样加固,小五德共鸣封锁地气,让天仙以下都无可打破,但是……

“所谓的五脉,也不过如此呢。”

只见透明博览映着水光,霞光闪闪,奇丽非常,隐隐可见自己是身处在陷阱内部的某一个单元中。

“三位道君能把持大位,总有特殊之处。”

“要是别出机杼还罢了,五位仙王可来不及,只是用着旧法,那就拦不住我。”

少女的嘴角微微弯起,气息破禁,让平凡的面孔失去遮掩,显出一丝绝代风华,又伸手捂住嘴,明亮眼睛灵动转了转,似乎在看有没有人发现她,自是没有,于是松了一口气,平复下体内五气灵池。

“真是,这里面有汉王的气息,体内五气灵池不知为什么就这样活跃起来了,每次遇到汉王有关的都没有好事,希望这次幸运一点,能赶在汉王抽出手赶到之前得手……”

少女心里想着,连她自己也没察觉,虽口中鄙视叶青,但实际上觉得,即便两艘星君舰也挡不住叶青,只不过时间早晚,她要争的就是这一段两方都是力量空档……等叶青和炎宵发现第三股力量取走炎火本源,都被耍了找不到是谁,情况一定很有趣……呼胡胡,不能笑,笑岔气会死人。

少女轻手轻脚拿出一只五色罗盘,上面指针并不指向南北,而指向五气中失衡最剧烈的一极,现在是斜向下……就是说在整个五行迷宫立体阵中是斜对角线顶端位置,直线距离并不远,可正常情况要到达可要花费不知多久。

她对这一幕似乎早有充分准备,判断出方向,就在迷宫中行动起来。

客观来说,如果不是她来的话,这座五行迷宫虽未扎根地脉,但没有幻境那样简单,它是真实存在,土凝房间四壁,火焚煮地脉黑水,水汽蒸腾推动青风,风力推动房间移动,房间移动又受各处通道金属轨道变化……三千房间,三千固化金属阵纹,加上不定的风,这计算量简直让人头脑爆炸。

炎宵是一个天仙元神,计算都要耗时良久,在一个个房间内挪移,不断变化中找到通向底层本源路径,终能再一次靠近目的,不远了……

但此时,这一个白衣少女,在五行迷宫一步一步穿过,遇到墙壁,伸手抚过,五气均衡间消解防御,墙壁自融大洞,容她只身通过又紧闭上,有时对着地板抚过,也是出现坑洞,跳下去……

就给她走出了一条对角斜线,在一个个活动房间直奔主题,同样是那片底层本源,轻松的简直是女主人穿着睡袍在自己家里一样,迷宫幻境对她都是浮云。

真是太轻松了,已很久没干这种事,原本打破沉闷压抑的面具,背地里偷偷摸摸的快感,都消减许多,这或是唯一的遗憾。

“风险还是有,不过也值!”

就是她是锁定不了一个天仙元神,但三千个房间,每次通过某个房间,只有三千分之一概率能撞上炎宵,而三千房间矩阵立方排列,每面不过十几个,她走直径的路径极短,二十次判定就能通过,又尽量选择没有在相对活动中的安全房间,真正危险的判定只有几次,为高额利益这点风险还是值。

她很快抵达了目的地,地下出口处的主房间,一进内部,四壁全空,地面光明,迎面一片光,只见浑浊地下黑水滴答滴答,五色玉盘纹路组成中央,赤色的本源火焰,一切如常,但迷宫大核心五色玉盘裂成五个部件,就是说对炎宵的一次反击已经用过,明显送炎宵折返了原地重来,而这道最后防御,对于她来说,就是不复存在了!

“五脉总有根本,不受三位道君左右,故这最后防御,无法取巧。”

“幸是这样已经用过,否则五大仙王联手一击,其中还有汉王地仙攻击……我也不能抚得平。”

玉清公主现在就和一只小猫,在偷吃饼干前,小心翼翼观察周围,见主人还未返回,轻手轻脚捻起来,一步步退向墙壁,准备照原样非常规手段离开,猛一道身影出现在门口,两人都是一震惊住,不料在这时碰到对方样子。

“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小老鼠,我炎宵在此等你多时了!”炎宵天仙反应过来,一笑,毫不迟疑对她一点。

玉清公主匆匆抬手阻挡,化解不了地仙的力量,“嘭”的一下倒飞出去,撞在墙壁上滑落在场,口中溢血,犹死死抓着本源不放。

“你是叶青派来的吧?倒忠心于叶青……死拿着不放,就以为能偷走?”炎宵不屑一顾,在这距离,什么逃不过他的掌控,要不然天仙元神是说笑?

玉清公主不答,一手默默擦了擦血,一手藏到自己背后,面临这样绝境,她心中还冷静思考着自己哪里不小心出了错。

“藏?藏到哪里去?”

炎宵一步步迈上来,端详着她身上气息,心中一动:“你就是此域太真圣人门下吧?这手抚平五气,我都察觉不出来,但踏入这五行迷宫,使阵法微妙变化了一丝,我会没有提防着来人?”

玉清目光恍然,原来不是自己不小心,而是差距太大。

恼火一个晚上,他差点被人将本源再度偷走,他也怒气大增,冷笑:“和之前那样躲着还可,来偷我本源,本源气息在哪里,你这小贼就在哪里,等火炬耀夜庭,自寻死路……这避劫之事你们圣人没教你?”

“我……咳,学的是这个……”

玉清公主背靠着墙壁爬起来,展开双手,已是空落落,刚刚还在本源气息似乎被她抚平了一样消失不见。

炎宵脸色一变,啪扇过她的脸颊,顺着衣裳哗啦扯开,衣服里除洁白胴体空无一物……抓着脚跟吊着一抖,两条修长的大腿,裙子倒翻滚落不少零碎小东西,也不知道她怎藏起来,但都没有藏物嫌疑的空间法宝,仔细感应一下分明就在这位置,目光凝在了她背后正合拢的墙洞……

“什么……你偷扔过去了?”

炎宵动作快逾闪电,一只手插进墙洞阻止合拢,只听“噗”一声,感觉到对面五行道域压制住自己感应,分辨不出有没有在那面,尝试将自己身体塞进那个房间,目光则回落在此女衣裳上,见是有汉国妇人纹饰,及她发型也是汉国新婚妇人的样子,心中蓦一动:“宁肯牺牲自己也要完成叶青任务,他是你什么人?”

玉清公主身子给他一只手倒举抓住,血液因重力倒涌的缘故,她因受伤而苍白的脸颊反有了血色,双手轻轻压住倒翻的白裙遮住光裸下身,规规矩矩保持新婚妇人的贞洁仪态,一声不吭……

但这完全闭目待死的贞烈样子,顿时让炎宵信了几分:“这么忠贞烈性,是道侣?哈哈……正好落在我手里,那就别怪我不客气,还没有女人能在我手里不开口……”

轰!

方块房间震动滑行声音,脚下的房间在明显上升,穿墙半个身子顿时交错夹住,赤火焚煮黑水成蒸汽,青风推动着黄土房间沿着金轨运转,两个房间间的剪切撕扯着炎宵,倒还不至于直接撕裂地仙道躯,但似曾相识迷宫位移场面也让炎宵一惊……这房间又是要返回顶部出口了么?

炎宵已被这迷宫变态的天文级数计算量折磨了两遍,可不想再返回原地再来第三遍演算找路,感觉到力量越来越大,心念之间,就有计较。

“杀了太可惜,汉王道侣,此域真圣人门下,要是变成鼎炉必有所得。”

“先禁制了再说,还能成一个坐标。”

“轰”再一瞬间,力量又倍增,顾不得审问,就‘啪’一下将玉清公主重重甩在地板上,一束金光穿过她的身体:“待会回来再收拾你!”

玉清公主翻坐起来,双手敛起裙裾,姿态规矩而平静,目光看着炎宵整个人运起遁术穿过这墙洞过去,而后……

“你扔哪里我都能找出来……”炎宵到了对面房间,不见这里有本源,猛想到,蓦回首……

啪!

墙洞合拢,玉清公主手举着一团本源一晃,身形不见,只有余影在视膜上!

“――”

炎宵哪里还不明白骗了,再扑过去,已撞不开合拢铁壁,一时冷笑:“敢诳我,再抓到你小贱人,我非得把你……”

持着法咒,就要催动着刚才一下打入的禁制,就在这时,“嗡”一声,脸色微微一变。

“五行迷宫的墙壁屏蔽极强,非权限、或天仙力量或者抚平五气都是不能通过?”

“可我此禁本质是天仙引子,就算削弱,又怎能完全避免?”

“咦,还有因持有本源,本能对抗?”

“也不能豁免!”

炎宵冷笑一声,感应着位置,跟了上去。

宝宝感冒咳嗽怎么办
管孩子消化不良的药物
婴儿便秘
宝宝积食不吃饭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