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魂墓 第三百九十四章 无耻之徒

2019-10-12 21:02: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魂墓 第三百九十四章 无耻之徒

第九层天火家,神级炼器师火烈,火族的所有长老全都聚集到了议事厅中,一个个皆是眉头不展,气氛沉重。请大家看最全!

“爹,外面那些无耻之徒又来了,族人们都快挡不住了。”一身火红衣裙的火儿怒气冲冲的冲进议事厅,看向火烈道。

听着外面纷杂的吵闹之声,火烈无奈地摇头叹了口气,这一个月来,火家从来就没有安稳过。

异界大军将要来袭,短时间内能提高九天战力的只有借助高阶魂器,九天内的其他炼器家族都成为了九天之中的香饽饽,唯独他九天最为繁盛的火族。

一个月前,火烈的叔祖火炎

,至尊一招差一点让九天绝大多数强者覆灭,火炎死了,这个仇,九天强者便算到了火族的身上,再加上异界大军即将来袭,九天强者对火族更是肆无忌惮了起来。

首先登火族门兴师问罪的是神城中一些大的古族,宗门势力,他们也没有过多为难火族,只是让火族拿出了一些高阶魂器作为补偿,火族自觉愧疚,也就一一给了这些古族,宗门势力一些高阶魂器。

这样一来,火族就在也没有安稳过,一些小势力,闲散人员都拘理涌向火族,向火族无常所要魂器,火族即使是九天第一炼器家族也撑不住所有人的无理要求。

“都怪那个火炎,还有那个臭小子林天,要不是他们,我火家也到不了现在的地步。”看着她父亲无奈地神色,火儿抱怨道。

“放肆,他是你叔祖。”火烈脸色威严,大声呵斥道。

火儿气的顿时怒哼一声,紧握住手中的火红长鞭红菱,跺了一下脚,转身跑出了议事厅。

看着火儿怒气离开的身影,火烈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后看向家族的几位长老,猛然站起身来,神色阴沉,冷声道:“我火族虽然愧对九天众多强者,可也容不得一些鸡鸣狗盗之徒欺辱。”

火族一直以来是九天之中的强门望族,何等受过如今这般耻辱,门外的这些人可能忘了,火族虽然是炼器家族,可实力却也不弱于神城任何一族。神级炼器师火烈就是天魂初级的修为,还有数位地魂实力的长老,同阶对战,谁能敌得过具有精纯魂力的炼器师,同阶无敌,高阶炼器师甚至可以越级对抗一般的修者,具有魂源的林天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火族族长火烈发威,这一阵子都快被憋屈成疯子的火族人皆是目露杀光,随着火烈一同走向火府大门。

“擅闯火族者死!”

一拳打爆几个闯入火族大门的人,火烈身上带着强大的威势,怒视着门外拥挤的人群。

火府外喧闹的人群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几乎每个人都忍不住身体发颤,甚至有些人承受不住火烈身上散发的强大气势,跪在了地上。

“火烈,你族至尊火炎差一点害的众人身死,我们向你火族索要几件魂器理所应当,你为何出手怒杀……”一个神魂实力的中年人忍受着火烈身上的强大气势,咬着牙道。

“砰!”

这个神魂实力的中年人还没有说完,便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下,身子随即化成一团血雾。

“卑微的虫子。”火烈连看都没看那个刚才被他震碎的中年人,冷声道:“都滚,慢一步,他便是你们所有人的下场。”

“爹,杀光他们。”火儿一双眼眸冒火的看着这些惊吓的浑身颤抖的人群,随即一鞭子抽打在离她最近的一个青年脸上。

那个青年被火儿一鞭子抽飞,撞倒了一些人,也顾不得脸上的疼痛,从地上滚爬起来吐出几颗槽牙,如同杀猪般大喊着火家杀人了。

“砰!”

那名青年停止了呼喊,炸成一团血雾。

这时拥在火族大门口的人皆是吓得脸色发白,再也没有人敢做出头鸟,他们这些人此刻才真正的意识到火族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欺辱的,不知谁惊恐的大喊了一声,随即这些人如丧家之犬一般,大叫着逃散向四方,很快火族府邸门口再无一人。

“爹,你就该早一点对这些败类出手。”看着那些惊叫着,抱头鼠窜的人,火儿此刻是气又笑,甚至想追上去在痛打几人,却被火烈怒声喝住了。

“哼,真当我火族好欺负了。”火儿撅嘴,气的狠狠的甩了一下手中的长鞭红菱,却也没有因为火烈对她呵斥而恼气。

火烈只是无奈地摇头叹息了一声,随后转身向府内走去,他火族总算能清净几天了,不过前提是九天那些强势家族势力不在向他火族伸手,想到这里火烈脸色阴沉,暗道如果那些贪得无厌之辈再来火族提出过分要求,哪怕如同没落的林族一般被毁灭,他火族定也要在异界大军来袭之前拖着他们毁灭。

与此同时,第二层天祁连城中的一个小客栈中,几个炼神宗的青年男女看着一名陌生黑衣青年面面相觑。

“白庭师兄,你说什么,他是我们的小师弟?”金琼秀眉微蹙,一会看看脸上强挤着笑容的白庭,一会又瞅瞅坐在一旁的冷冽青年。

“不可能呀,我爹爹只收过我们三人呀,什么时候收他为徒的,我怎么不知道?”

金源此刻也是眉头紧皱,坐在一旁凳子上的青年很是陌生,他可是从来没有见过,怎么就成了白庭口中所说的他们三人的小师弟。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我爹爹什么时候收你为徒的?”金琼掠过白庭,站在了林天身前,看着冷着一张脸的林天,怒哼道。

白庭赶紧过去拉金琼,随便给金源使了一个眼色,不顾金琼的挣扎,拉到了客栈之外。

“白庭师兄,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金源疑惑道,白庭平时一直都是温柔而雅,他从来没有见过白庭对着一个人,神色如此慌乱紧张过。

“那个青年到底是谁?”

白庭回头看了一眼客栈中的林天,叹了口气,道:“他是我们的小师弟诗云。”

“什么!”金源和金琼几乎同时惊讶的大叫起来。

“白庭师兄,他真的是林…诗云,可他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金源神色慌张,没有敢说出林天的真名来。

“以前他带着幻神面具,现在的他才是他的真实面容。”白庭点头,随后解说道。

“金琼,你回来,你不要命了。”

看到金琼鼓着小脸,气势汹汹的冲向客栈中,金源和白庭急忙去阻拦,可还是晚了一步。

“林天,你这个无耻之徒居然还有胆回来!”金琼瞪着大眼,指着林天,大声怒道。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在哪的
成都恒博医院价钱多少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在哪儿
成都恒博医院大概多少钱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在哪个区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