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污染企业群聚黑旺村的黑色烦恼图

2019-08-14 17:07: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污染企业群聚:黑旺村的黑色烦恼(图)

一个小山村竟然聚集着钢厂、铁厂、焦化厂3家污染企业,村民们整天生活在烟雾缭绕中,村里唯一的饮水井被检测出7项不合格。村民坦言,自从有了这些污染企业后,气不能喘,水不能喝。黄烟滚滚的铁厂。王黎明 摄 《中国质量万里行》  ◎ 实习记者 李凡 本刊记者 王黎明  污染企业扎堆  黑旺村是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黑旺镇下辖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这个村最早只有一家铁矿,能够在矿上谋上一席之位,是附近多少村民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后来村里先后又建了炼铁厂、钢厂和焦化厂,不仅解决了附近村民的就业难题,这3家工厂还成了区里的纳税大户,一度被淄川区国税局评为纳税百强。按照常理这些企业的落户,对村民来讲应该是一件好事。然而,一些村民却反映,这些企业经常非法排污,村民们整天生活在烟雾缭绕之中,饮水井被污染,有的村民被迫到十几里外去拉水。  2008年12月11日,临淄通往青州的一条山路上,公路两旁停放着几十辆大货车,中间只有一条很窄的道路可供其它车辆通行。这些车停放的位置正是淄博市正晋特钢有限公司和山东晨旭机械厂的门口。这些车辆有的是给这两家工厂送原料的,也有的是前来拉货的。记者到达现场时,两家企业正在生产,工厂的上空飘着滚滚浓烟,有的烟雾竟然呈红色,空气中散发着浓浓的怪味,闻久了令人有点头晕目眩的感觉。两家企业之间仅隔着一条小山沟,如果稍不留神,还会让人产生错觉,把两家企业误认为是一家。  据了解,正晋的老板是福建人,这家企业刚建四五年,主要生产线材和圆钢等建筑用钢材,生产的主要原料是铁水和废钢。这种企业属于典型的怪胎,企业生产的产品是地条钢的升级版。地条钢被政府列入打击和关停的对象后,一些商家针对国家产业政策动起了脑筋,他们仍然使用生产地条钢的设备,只是在工艺上有所改进。  最近几年,国家加大了对高耗能、高污染项目的宏观调控,对钢铁企业的审批立项控制比较严格,立项中对生产设备和工艺都有非常具体的要求,这样的企业无法通过正常途径立项,一些地方在为这些企业办理手续时,一般采用设立铸造、不锈钢或轧钢等虚假项目的手段骗取立项资格。  山东晨旭机械厂是1995年由本村村民兴建的一家小型炼铁厂,当地人称这家企业为旺达炼铁厂。这家炼铁厂有三座高炉,其中二号炉和四号炉正在生产。为了看清企业的生产情况,记者爬上了附近的一座小山,在山上记者看到,高炉的附近工人们正在忙着干活,一个长方体的漏斗不停的在上料架上穿梭,每次投料时都会散发出大量烟尘。小高炉旁边有一台浇注面包铁的设备,设备上装有一套履带状装置,履带上布满了模具,每次铁水炼好以后,随着履带的转动,飘起一股浓浓的水蒸气,铁块散发着热气滑落在地上,厂区内已经堆放了许多面包铁。  这家炼铁厂污染相当严重,有的烟雾颜色呈暗黄色,高炉附近有一座环保设备,看上去个头还挺大,上边写着济钢环保,但是环保设备一直没有正常运转,大量浓烟直接排到了空中。记者用长达十几分钟的录像记录了这段污染。村民告诉记者,这种现象每天都能看到。  在工厂门口,一工人告诉记者,铁厂生产中的两座高炉有效容积分别为179m3和128m3,企业主要生产炼钢用生铁和镍铁。根据记者了解,按照国家产业政策,这种高炉在2007年12月31日前,就应该全部关停。  在3家污染企业中,宝塔焦化污染最严重。长期以来,一直存在偷排偷放现象。  村民敢怒不敢言  天空冒着浓烟,空气中带着刺鼻的气味,排污沟紧邻村民的饮水井,喝完水就会拉肚子,有条件的村民跑到十几里以外拉水吃,有些村民还莫名其妙患上怪病。面对记者的采访,多数村民神色恐惧。  黑旺铁矿锚链厂西南角的路口,是整个村庄最繁华的地方,这里除了有几间门市外,当街还摆着几个菜摊,到了下班高峰,这里热闹的像个集市,虽然摊位不多,但是村民们日常用的东西一般在这里都能买到。附近一些没有上班的工人有时也会聚在这里聊天。总之,来这里的,大部分都是附近居住的人。  一刘姓村民告诉记者,焦化厂和炼铁厂经常偷排偷放,这两家企业排放的烟有时呈暗黄色,味道非常难闻,有一股恶臭味。尤其到了晚上,焦化厂放出的毒烟熏得人头晕,闻久了让人喘不上来气,有时熏得人连眼睛都睁不开。从厂区周边走一趟,不仅满面灰尘,身上还会落好多焦油渣。附近种的庄稼每年都减产,这几年种的玉米剥开后只有前些年的玉米轴一半大,玉米粒明显变小了。  村里不但空气被污染了,地下水也被严重污染。  村民告诉记者,村里的饮水井是黑旺铁矿出资凿的,供应着黑旺村、西坡村、黑旺铁矿南山生活区和北山生活区的居民饮水。焦化厂和炼铁厂的排污沟离水井很近,炼铁厂排出的水是红色的,焦化厂排的是黑色的,把村民的饮用水污染了。有些人喝完水后拉肚子,黑旺铁矿锚链厂取水样化验过,还把检测结果张贴了出来,检测显示有7项不合格,现在村里有条件的都去十几里外拉水。  记者发现,尽管这里污染严重,但村民向记者反映情况时明显表露出害怕的样子。  在一家理发店门口,几位妇女正在聊天,记者主动迎上去和她们搭讪,刚开始她们都很热情,可当记者挑明是来了解3家企业污染时,这伙人就像躲避瘟神一样,轰的一下散开了,有的妇女离开时神色还比较恐惧。因为正赶上下班,当时路口有好多人,记者又先后走访了二三十人,受访的人群中,半数以上的人拒谈这个问题,剩下的这些人敢向记者反映问题的,也不肯多说,也不肯透露姓名。  记者采访时,远处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妇女不停的向记者张望,但又不敢靠近,这一细节引起了记者注意。于是,记者快步向她走去。  她向记者透露,这几家企业老板都非常厉害,他们都养有打手。原来上面下调查时都有厂里人在一边跟着,谁也不敢多说,谁要是说他们坏话被知道了,马上就会遭到报复,所以大家都很谨慎。  这名妇女和记者聊得正投入,身边七八岁的男孩揪着她的衣服角,嘴里不停的小声喃喃。声音实在太小,记者没能听清,但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恐惧,妈妈不停的安慰他。从妈妈话语中记者总算明白了,他想阻止妈妈,怕她的话会惹麻烦。  还有一位退休职工,在公开场合他一直没敢说话,记者准备离开时,他悄悄把记者领到他家。  他告诉记者,这些企业天天都在排污,外面停的车、室内的地板经常落着一层土,烟筒里排出的毒烟能把人熏晕。现在地下水也被污染了,水桶里盛上水,过几天用手一搅,飘着一层红彤彤的物质。他家的条件比较好,每天骑着摩托车去十几里外带水,大部分条件不好的家庭只能吃被污染了的水。  这位老人还给记者讲述了他的亲身经历。有一次他去镇上,途经焦化厂附近时,突然迎风飘过来一股浓烟,一不留神吸进来一口气,差一点给呛晕过去,当时感觉两腿发飘,脑袋发蒙,在路边歇了半天才缓过气来。  记者采访受阻  焦化厂偷排偷放,炼铁厂和特钢厂不仅污染环境,还不符合产业政策,在当地违法生产至少三四年。当地的环保部门是否知情呢?带着疑问记者走访了淄博市环保局临淄分局。  环境监察大队大队长告诉记者,查处污染企业需要局长批准,局长现在不在单位,他把记者推到了信访办。信访办一位负责同志接待记者后,只是留下了记者的联系方式,让记者先回去,有事电话联系。记者执意让他联系局领导,并表明想同环保执法人员一起去企业察看,他才与领导取得联系,联系后告诉记者,局长一会儿就回来,让记者在会议室等。就这样,记者在会议室等了3个多小时,局长也没来会议室。记者再次找到监察大队大队长,大队长一番联系后对记者说,局长一会儿就过来,让记者继续等。记者刚下楼,这位大队长连招呼都没顾上打,就驾车疾驰而去。  在会议室记者一直等到晚上6点多钟,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几位自称是镇党委宣传部副部长、黑旺镇副镇长、环保站站长、经济发展办主任的人缓缓来到会议室。  在接受采访时,副镇长、环保站站长、经济发展办主任均表示,这几家企业都有手续。记者提出能否察看时,站长说这些手续都在档案室,档案室已经下班了。最终,记者在环保局没有看到任何资料。据了解,焦化和钢铁属于重污染行业,焦炉烟尘是焦化厂的主要污染源。焦炭生产中会排放大量的废水、废气、苯并芘等有害物质,其中苯并芘是强致癌物。钢铁行业主要污染源也是烟尘,烟尘中的二氧化硫是一种致癌物。  对于黑旺村的污染情况,本刊将继续关注。

病例 | 这一幕令人惋惜仅仅半年时间
男性得了白癜风危害大吗?这样防治有效果
【肤康·科普】湿疹患者别乱吃乱吃的都后悔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