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菊韵】余小满(小说)_a

2020-01-20 07:59: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贪迷财币一时苦,恩爱万般成反仇。

自古以来,男婚女嫁,乃人生之大事。更喜如今社会主义制度,一反“父母之命,媒灼之言”的封建礼教,为多少青年男女播下爱情种子,结下美满良缘,直叫家庭富裕,人生显赫。这就叫:坤正奠定千秋业,基实撑开万年梁。

可是也有少许几个青年男女,想的是美女帅哥,图的是金银财宝,爱的是吃喝玩乐,终日纸醉金迷,最后落得个人去财空,身败名裂,留下满目珠泪,一腔悲哀。倘若能够幡然醒悟,从头再来,也不乏会回光返照,拥有灿烂风景。在下讲的这个故事,就是这类人的一片枝叶,望迷途知返,隐逸为鉴,获得美好人生。这正是:借来片纸除宿弊,唤醒贪钱恋财人。

团凸镇有一地方名叫沙地,矮山浅水,土地贫瘠,稀稀落落的几座瓦房,总共不过十来户人家,一直处于贫困状态。靠西边有一间破烂的茅草屋,屋里住着父子俩。父亲余大寒,年近花甲,老伴早年亡故,留下一子,取名余小满。父亲余大寒既当爹又当娘,含辛茹苦,艰辛的把余小满抚养大。时到上世纪1992年,余小满已是二十岁的成年男子了。

余家虽然贫困,可这余小满却偏偏长得很帅,不仅身材健壮,面目清秀,而且头脑灵活,口齿伶俐。可惜从小缺乏教养,学得贪玩好耍的游荡恶习,不务农事,不学技艺,常常三五日不归家,与社会上流俗鬼混。撇下老父余大寒孤单的在田间苦苦劳作。余小满擅长吹牛说大话,且信手拈来,便可胡诌一篇,叫人信以为真。可是做事却从不兑现,十回九空。因此,人送他外号“余空壳”,就因为这个,余小满直到二十八岁还没有谈上对象。到了2001年春,才和邻村的一个二婚女人肖钱谈上恋爱。可是一到肖钱的生日,余小满对肖钱说话无法兑现,马上被肖钱一脚踢开。就因为这事,把他老子余大寒气得发昏。

父亲余大寒大骂他说:“你这熊狗样,八十岁也难以成家,我是没有希望盼到孙子了。”余小满听得父亲如此言语,也大发起火,与老头子大闹一场。他对余大寒赌咒发誓说:“老汉,你不要小看人,我这就马上出去,不找个漂亮的媳妇就再不回来。”说完便甩手出门游荡去了。只因这一走,有分教:浪子游荡闹市去,贪女爱财大街来。

不知道余小满在哪里转悠了几天,竟然把自己打扮的焕然一新。只见他一身笔挺的华贵西装,脚穿红蜻蜓高级皮鞋,裤腰带上别着诺基亚手机,嘴巴里叼着极品云利香烟。头发油得锃光瓦亮。他这一装扮,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只比:豪华公子差一点,胜过风流美少年。

只见他一步三摇的晃荡在县城的那条最繁华的大街上,风流倜傥,引得路人个个注目。街市上,人流拥挤,摊点云集,音乐洗耳,叫卖高声。穿红在绿的,蓄长发裹西装的挨肩擦背。余小寒也挤在人流中,一对眼眼睛东瞅西瞧,两颗黑眼珠子骨碌碌的转悠不停。啊!他原来是在收捕着自己意中人的目标。看,那边来了一个。余小满看到离他约七八米远的人群中,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迎面走来。那姑娘的打扮果然又与众不同:身穿薄如蝉翼的透明涤纶旗袍,与白里透红的脸庞相映成趣,一双白色的牛皮鞋,后跟足有五寸高,走起路来一挺一挺的,两个大大的 一突一突的颠簸在胸前。更引人注目的是那一头烫得光光的卷发,层层叠叠的如波浪翻卷,根根发丝都像蜗牛壳一样细匀盘绕,堆砌在头顶上像乡下人用的大萝兜,又像那麻雀做的重叠窝,鬓边还插着一支淡黄的塑料花儿,左肩上挎个小黑皮包儿,昂着头眯着眼扭着腰向前走。余小满看在眼里,心中大喜,赞美这个姑娘:虽然难比嫦娥仙子,也不亚于越女西施。

余小满暗想:我如能得到这个美女做媳妇,那真是太称心如意了。可是他又不认识这个姑娘,怎么能攀上话儿,与她搭上来往呢?

余小满眼珠一转,眉头一皱,一个大胆的主意打定心头。只见他顺着人流,乘势几步就来到那个姑娘面前。他再次看清那姑娘脸庞灿若桃花,眼盈秋波,更加使得余小满心旌摇荡,神魂颠倒,也促使他色胆包天,恨不得立刻拉拢来做一对儿。余小满拿定主意,一定要把这个姑娘逮到手里。

只见余小满一把扯住那个姑娘的旗袍,亮开嗓门大声对姑娘挑逗一声,说:“哎,漂亮妹子,我好看的起你哟,咱两谈谈恋爱行吗?”

当下如果姑娘不理睬他,或者一红脸,一低头窜入人群走了,那也万事皆休。谁知这个姑娘也是长刺的,也爱争强斗胜。她一听余小满的话,脸上顿时一阵火红,又转瞬消失下去,厉声对余小满喝道:“你是哪来的东西,好大胆,敢在光天化日的大街上调戏本姑奶奶!”

余小满倒是很能忍住性子,嘻嘻一笑,说:“妹子,别骂人,我是找你谈恋爱,不能算调戏,难道你就不找爱人吗?”

“爱人,你是我爱人吗?你那点值得我爱,你有几个钱值得我爱……不知羞耻的家伙!那姑娘一点不饶人,与余小满高声对吵,引来赶场的人拥挤着观看热闹。”

余小满眨眨眼,手指自己的鼻尖说:“妹子,你要是嫁给我,包你吃香喝辣,包你用钱的手发软,包你享不尽的福,还有抱不完的娃!”旁观者听得哈哈大笑,余小满边说边靠近那姑娘的身子。

那姑娘也越发起火,几乎破开喉咙喊起来:“流氓,你这个流氓!”

余小满还是耐着性子,只是略微提高嗓门答道:“你一直在骂我,常言说,打是亲,骂是爱,那你就是爱上我了,来我两去公园喝茶去,好吗?”

那姑娘越发性气,手指着余小满的鼻子骂道:“爱你妈的球球,小心姑奶奶今天扇你耳巴子,快给我消失!”

“你敢动我一根汗毛,我就坚决和你成亲。”余小满把头朝姑娘怀里一伸,回答一声:“送你打呀!”

“啪!”那姑娘真的一耳光打在余小满的脸上,余小满感到火辣辣的,顿时通红。那姑娘得势不饶人,顺势撒泼,舞着双手,一把抓住余小满。口里喊着:“抓流氓!抓流氓!”

此时,余小满倒也真不好下场,想溜又被姑娘拉住了衣服,挣扎不脱。也就只好顺势抓住姑娘双手,两人在大街上拉扯起来。双方你拉我撞,扭成一团,拧得像一股油炸麻花。余小满还乘机将身体挨近那姑娘的肥肉,轻声的说:“妹子,你的肉好软和也……”旁观者见到如此,吓得连连后退或避开,怕惹火烧身!

姑娘越拉越紧,嘴里既是唾沫又是粗话。余小满不觉恼怒起来,大声喝道:“你怎么像泼妇,我找你谈恋爱有什么错,走,到街道调解处评理去。”

“去就去,怕你不成。”姑娘气势汹汹。

“先说好,你输了理,就要做我媳妇,我输了赔你1000元钱!”余小满说。

“怕你不成,先评理再说!”姑娘很崛犟。二人拉拉扯扯,往街道民事调解处去了。只因这一去,有分教:余小满片言得媳妇,贪财女轻信上大当。

这姑娘是谁?她叫杨花,本是团凸镇高山村一农家女孩。从小也无母亲管教,养成贪玩懒惰的恶习,偏又性格犟牛,父亲无法管制,一切由他行使。初中勉强毕业,就来城里随着叔叔居住。叔叔教她学做生意,她嫌太麻烦也太累,整天不理事。就跟着几个妹崽满城逛荡,进舞厅,宿酒吧,不知不觉学的眼高手低,心贪嘴馋,还擦脂抹粉,专一打扮自己,头发三五天烫一次,弄得卷卷怪怪,还自称“卷发女郎”。爱的是钱,乐的是玩。所以在婚姻问题上也是高不成低不就,她选别人,别人也选她,表面看来十八九岁,其实早满二十五六。昨晚还在陪在一个经理床上甜言蜜语,可今早就被经理的夫人一顿短棍打开。本想出来逛城赶场散散心,不料刚上街就遇到余小满去纠缠,心里好不气愤。“妈妈的,男人都是坏东西……”杨花一路走一路骂。

两个拉拉扯扯的走进了调解处。杨花还在满口脏话的骂,余小满一声不吭。调解员招呼他两坐下,问道:“你两为什么事啊?”

“其实,我两没有什么大事,只是麻烦调解员了……”余小满开口。

“我先说,我先说,你别打马虎眼欺骗领导。”杨花武断的打断余小满,一顿脚站起来就嚷。

调解员一看这个架势,就对余小满说:“你是男子汉,就让她先说吧!”余小满点头同意。

杨花一见自己得势,更不让人,就放声如连珠炮的说道:“我在大街赶场,碰到这个不相识的流氓,在大街找我要谈恋爱,调戏我。我就骂他,也打了他一耳光,他就拉我到这里来,调解员同志,你看他这不是流氓行为吗?你们要狠狠处罚他!”

“还有什么情节吗?”调解员问杨花。

“没有了,你公正裁决吧。”杨花在椅子上坐下来。

“她讲的是真实的吗?”调解员问余小满。

余小满正面对着调解员,斜都不斜看杨花一眼,用不快不慢的语气说:“调解员同志,事情也是像她那么讲的,只是我根本不是调戏她,是真心找她谈恋爱,如今社会,人人都有恋爱自由,我找谁谈都是可以的,没有错。她若回答我一句:‘我不同意谈。’我就自然没有话可说,只好走开。谁知她一听就骂人,还打人,硬说我调戏她,这不是诬害我吗!调解员同志,你看到底谁错呀?”

调解员问杨花:“他讲的是这样吗?”

“是这样,是我先发火的?”杨花回答。

调解员问清双方,知道了事情的原由,就向他两解释了自由恋爱的含义,又用了新道德和精神文明的道理开导他两。这些道理,杨花听了点头,余小满听了说好,杨花静静地坐在一旁。

“你叫什么名字?干什么工作?家中还有什么人?”调解员很自然的又回头问起余小满。

余小满显得很有礼貌,又很有调理的回答起问话:“我叫余小满,今年二十八岁,老家在沙地村,五年前搬进城市,住在清明大道A栋 88号三楼28室”,窗明几净繁华热闹……

余小满在回答话时,杨花坐在一边低头静听,心想:原来是城里人,难怪打扮得如此光鲜,家里条件一定不错。

余小满继续对调解员讲诉:“我大伯是县财政局副局长,没月工资三千八百元,还有年终奖一万元。母亲是地税局的科长,每月工资三千一百元,年终奖八千元。我现在是乡里烟草专卖局的干部,工资比我的妈还多几百。”说着余小满掏出一支极品云利香烟,恭敬的给调解员奉上,说:“过几天我给你送2条来试试!如果觉得好,就替我们打个广告做个宣传。”接着余小满又掏出带金色的打火机,“叭”的一按,打出火花给调解员点上。

调解员抽着香烟,觉得好有滋味,连说:“好烟,不错!”接着又问:“你老家还有人吗?”

“有哇!我的父亲不愿进城,在乡下承包了十多亩土地,种植烤烟和蔬菜,也很赚钱的……”

正在这时,余小满腰间的电话“嘟嘟”的响起来。他掏出诺基亚手机,走出门外“嗯,嗯”“啊,啊”了一阵,回来瞟了杨花一眼,又继续对调解员讲起来。“我这次专门请假出来找对象,大伯和妈都说,只要有姑娘愿意嫁给我,他们至少都要拿出三五万元来为我办婚事。”说话间,余小满又瞟了旁边的杨花几眼,分明看得出,杨花对他的话已经听入了耳,也在暗中看他。

杨花边听边想:如此富贵的人家真好,他要是真看得上我才好呢?她又一次把余小满上下打量一番,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是自己心中的白马王子,想着想着,心儿开始摇荡……这真是:天生一张莲花口,说动贪财爱钱人。

调解员又一次询问了双方,两人都表示没有意见,和平解决纠纷。调解员就叫他两各自去赶场办事。余小满一出调解处,就如脱网之鱼,顺着城边一条僻静小路,头也不抬的急急溜走。走了一段,觉得后面有脚步声传来,回头一看,原来是杨花在紧紧追赶他。余小满见是她,就索性站在一棵大槐树下,待她走进,问道:“你又不嫁给我,还跟着干啥?难道还要去评理不成!”

这时,杨花的脸蛋红得像鲜桃,陪着笑脸对余小满说:“余大哥,是我先前对不起你,我骂你,打你,是我不对,特地赶来赔礼道歉,请你宽恕我这莽撞之人。”

余小满一闻此语,心中明白了八九分,就假装大模大样的说:“没什么,都是年轻人嘛!我从不计较别人言语,更不会在意你的那些话。”

“多谢余大哥宽宏大量。”杨花又向前靠近余小满两步。

“你还要说什么话吗?不说,我要走了,我要去找别的女孩子谈恋爱。”余小满说的很急,还拔步装着要离开的样子。

杨花本想说自己愿意和他谈恋爱,可还是不好直接说出口。这神情又被余小满看出,就直言不讳地说:“你愿意和我谈恋爱吗?不谈就不要耽误我。”

杨花见对方一语道出自己心思,又怕失去机会,就再也不怕羞,轻声答道:“只要你在调解处说的家庭情况是真的,我就可以马上嫁给你。”

余小满更加明白了杨花的内心,就拍着胸脯发出誓言说:“当然是真的,我骗你是小狗。我这次就是专门回来结婚的。真的,我见到你就看中你了,偏你不识好心。”

杨花一听, 涌动。伸手拉住余小满的西装,就在大槐树下的一块草地上坐拥下来。“亲爱的余大哥,我早上不懂事,冲撞了你,千万莫怪,我现在真心的一心的爱你,和你朝夕相伴,白头到老。”杨花说着,头已经靠近了余小满的胸膛。余小满顺势搂住她。把她上上下下亲了个够,两人在草地上堕入了云里雾里……

共 709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含辛茹苦的余大寒养了个好逸恶劳,贪图享受的余小满。成天游手好闲,坑蒙拐骗。满口谎言的他骗取了杨花的信任。一场荒唐的剧目上演。杨花爱慕虚容,贪图享乐,以为余小满是大款有势力背景,匆忙忙嫁了。二人互相利用,可结局却是余小满锒铛入狱,杨花鸡飞蛋打一场空。一切是贪欲惹的祸。天上掉不下馅饼,也许是陷阱。推荐欣赏【编辑:枫魂帝星】

1 楼 文友: 2018-05-24 21:52:50 黄老师佳作连连,拜读学习了,问好老师夏安!

回复1 楼 文友: 2018-05-24 22:45:5 谢谢鼓励!向你学习!余小满结果一点都不满。

2 楼 文友: 2018-05-24 22:20:50 人心不可太贪婪,欲望永远无法填饱。不劳而获只是空中泡影。 拈月为诗,清静做文

回复2 楼 文友: 2018-05-24 22:46:28 一针见血,评议精彩!谢谢!

 楼 文友: 2018-05-24 22:2 :4 一篇揭露贪欲的深刻写实小说,让读者从中引以为戒,不要贪图享受、游手好闲、坑蒙拐骗,更不要爱慕虚荣、贪图享乐。推荐欣赏,期待精彩继续! 喜欢读书思考的我,愿把所思所想和文友分享。

回复  楼 文友: 2018-05-24 22:48:0 谢谢鼓励!余小满杨花这个人是真有原型的,事情基本属实,是80年代初采访的材料!

4 楼 文友: 2018-05-24 22:49:50 老子大寒,儿子小满,两个节气,各有特点。大寒真寒,小满未满

5 楼 文友: 2018-05-25 08:19:06 不务正业的余小满,贪图富贵的杨花,两人的结合,折射出了人性的贪婪,丑恶的嘴脸,这个世界没有白吃的午餐。精彩的小说故事,值得深思的问题。问好老师!

回复5 楼 文友: 2018-05-25 10:14:4 谢谢白狐大师的支持!评点深刻!如今的人就是贪,贪婪,都往钱眼里钻,但结果都不妙!

玉林鸡骨草胶囊的功效
舒筋活络药水怎么样
跌打损伤怎么热敷
宝宝健脾胃的食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