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山西小煤矿业主自白黑金背后的官煤商交易

2019-11-09 18:54: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山西小煤矿业主自白“黑金”背后的官煤商交易

  “一个煤矿有十多个部门可以管理,每个都是你的爷!矿长挣到的钱,能有4%放进自己的腰包就算不错了。”曾是一座小煤矿的矿长,有着20多年矿龄的老童(化名)对上海东方早报说。

  山西左云“5·18”矿难已过去13天,李毅中严查官商勾结的声音正敲打着这个煤矿大省每一个从业者的心。

  开煤矿手续费需500万?

  老童开矿已有20余年,他先后干过金矿和煤矿,最近10年一直在做煤矿矿主。他的矿并不大,自己做矿长,妻子做会计,矿工有30多名。

  这名50多岁的中年人外表看起来很普通,讲话的声调很高,语速很快,还带着浓重的山西口音。老童开门见山,像左云这样的矿难完全可以避免。虽然没有在左云县开过矿,但老童有自己的看法。“不过,开矿并不容易!”据老童介绍,从去年开始,需要取得“六证”,去年之前,只需要“四证”。

  “六证”分别是省地矿区局的“开采证”,省工商局的“营业执照”,县、市、省安监部门批准的“安全生产许可证”以及“煤炭生产许可证”,山西省煤矿培训中心颁发的“矿长资格证和矿长证”。以矿长证为例,矿主需一次付清2万元培训费并参加培训20天,然后经过考试后取证。另外,还要特别“伺候”某些关键部门的人物。老童举了这样一个例子,一次他请某部门两个普通工作人员吃饭,随身带的5400元钱都不够,最后一算,一顿饭花了1万多元。

  老童的说法不是个例。在山西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从最初开始办理煤矿开采证,到最后投入生产,需要500万元。在山西省城太原煤炭大厦的宾馆里,经常住着一些专门为办证者跑手续的人。

  在老童看来,矿井开始投产,并非意味着财源滚滚,卖煤所赚的钱,多数并不能进入矿主的腰包。“一个煤矿有十多个部门可以管理,每个都是你的爷!”

  买炸药还得顺带买狗?

  老童还讲了一件让他哭笑不得的事情:2003年他在某地开矿,从公安部门审批炸药时,公安局竟然私底下让他买一条狗,说是“看炸药库房”。

  “一条尺把长的狗崽子竟然要了1万元。”老童边比画边说,虽然不想买,但是对方显然不能得罪。不过,这一“买炸药附带买狗”的“规矩”实行了几个月后,就没有再实行。

  而买炸药也是门道多多。据悉,经过部门审批买到的炸药不仅价格便宜,只有20元/吨,而且质量可靠,但是即使这样,小煤矿主也愿意通过私人渠道从内蒙古买100多元/吨的非法炸药。

  据老童介绍,买炸药的申请条也是从公安局买的,一本申请条50元,首先找乡政府、派出所盖章,然后再找县煤管局(与县安监局是两块牌子同一套班子),县公安局签字,最后才能到物资局去取。在煤矿整顿期间,有的小煤矿为了能偷偷开采,以“工程维修”的名义申请炸药,这时候还要到县政府签字。

  据老童介绍,每次申请炸药时,矿主其实心里想少批一点,因为到了一定的时候,煤管局根据炸药量计算出煤矿的产量,然后根据每产一吨煤收取约1.2元的费用;而地矿局则以每产1吨煤收取0.37元的国土资源费。

  疑云重重拷问官商勾结

  左云“5·18”矿难已经过去13天,围绕在矿难上的疑云并未消退。这些疑云也将加快对“官商勾结”的调查。比如一直横亘在调查面前的产能之惑,图纸被毁之惑,以及矿上的矿工人数之惑。更值得思索的是,张家场乡新井煤矿属乡办煤矿,按照规定,煤矿的法人代表和矿主应该是同一人,而该矿的法人代表是乡政府的一名会计,而矿主又是总承包人。

  乡政府将一名会计作为煤矿的法人代表,其用意又是什么?据业内人士介绍,法人代表和矿主分设,就是为了事故后逃避,那么新井煤矿的法人代表是不是“一只替罪羊”?

音乐
固安汽车网站
手机知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