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愔姬 第155章 又是灰尾雉鸡

2020-01-17 01:00: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愔姬 第155章 又是灰尾雉鸡

大殿无声响,人帝坐高堂。

一时之间没人说话,苏寒烟站在人帝陛下的宝座一丈左右远,她旁边放了一把雕着祥瑞图案的镶金屏背椅,座椅之上是一个气度不凡的老者,眉眼间和苏寒烟有几分相像,虽须发灰白,但仍旧看得出年轻时候是个极俊美的人。

老者看着并非凡人,可惜那双眼里带着太多的心思,还有与身份不相称的威严,我不喜欢他的样子,从外到里,和苏寒烟都是一样的人。

人帝陛下的脸上有些不自然,看我的眼里也没有往日的柔情。

我恭敬地跪在殿内的空地之上,“参见人帝陛下!”

人帝面上不善,加上又有外人在场,我不会喊他“九兄”。

人帝仿佛轻松一些,淡然地对我讲:“起来吧。”

“谢陛下!”

我起身后发现人帝陛下先看了一眼苏寒烟,这才又对我说话,:“今天找你来,是玉岛山的灵女苏寒烟,发现之前宫中的那些案子似乎和你有所牵扯,朕想看你如何自证清白。”

人帝说得波澜不惊,但是在“清白”二字上加重了语气,他又对近一些的苏寒烟说道:“如今人来了,你可以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苏寒烟对人帝行了一礼,说了声“是”。

“臣女感沐人帝的恩德,在宫中得以住了两月有余,如今一人独住永安殿,想着将全殿上下清扫一番,以让人帝陛下和平玉帝姬能高兴,不仅臣女所在的中院,昔日愔姬妹妹的西院还有冷凝的东院,都要彻底打扫一番。”

我听着累,清扫就清扫,还要说上这么一堆。

苏寒烟背对着我,看不到我脸上的表情,倒是人帝横了我一眼,我赶忙又低下头去。

苏寒烟继续说:“下人去西院清扫的时候,发现了愔姬妹妹曾经留下的一件旧物,臣女不敢看,拿来给人帝陛下评断一番。”

她说到这里,我想着她的婢女在殿外端着的那件,会不会就是苏寒烟所说的“旧物”?

人帝陛下没说话,倒是对他旁边的内侍一挥手,那内侍便向我走来,我这才注意到他的手上也端了一个托盘。

苏寒烟等那内侍将托盘走到我身边,对人帝陛下说:“臣女宫中的人发现的正是这一件,怎么看都是男人的衣物,上面还有血,这一件可是在愔姬妹妹的闺房中发现的,臣女人微言轻,不敢胡乱给别人扣上秽乱宫闱的帽子,但是愔姬妹妹前不久可是才摘下罪名的嫌疑。”

苏寒烟话里藏刀,我赶忙呛她一句:“姐姐这话说得不妥,您也说这是旧物,日子久了,谁知道这衣物是不是一直都在西院,会不会是别人为了陷害我,而最近放进去,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做成一件栽赃陷害之事呢?”

苏寒烟不慌不忙,依旧带着笑意地说:“妹妹,你先别忙着狡辩,这衣服取来之时,上面的灰尘可是积了许多了。”

我想起那日和秋安回西院,曾发现我的房内的摆设还有积灰怪异,每一件都过于合乎常理,所有的东西放在一起便是太过刻意。

此时心里不免后

悔,那日知道有人作祟,却没当回事,也没想到竟有被苏寒烟拿来做证据的一日。

再看内侍端着的衣服,是件白色的长衣,上面带着血迹,我用灵识探得那上面的血的确是来自一名男子,而且还是魔界的男子,再看上面破损处缝补的手法,竟然是秋安的。

我想起了这就是当日救下云书之时,他身上的那件,秋安还给补了一块,估计见污损地方太多,后面就不肯补了。

秋安一向沉稳,怎么还留下了这般马脚,我心里开始着急。

“愔姬妹妹,怎么不吭声,是不是怕了?”苏寒烟见我没动静,脸上的笑容愈发得意。

我强镇定下来,脸上波澜不惊地说:“苏姐姐笑话了,刚才是你让我不辩解,我才安心听你说,反正一切都是子虚乌有的事,妹妹自证清白又何须急在一时,妹妹也想知道苏姐姐还有什么指鹿为马的本事,一并使出来,也让妹妹开开眼。”

“你……好,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苏寒烟有些气急败坏,旁边的老者看了她一眼,苏寒烟忽然就冷静了下来,又落落大方地笑了一下,她确实是个美人,这一笑,是那般的仪态万千,倾国倾城。

苏寒烟又说:“既然妹妹这么想知道,那姐姐就往下说了。”

人帝一直静静听着,当日我救下云书一事他知道,只不过不好承认罢了,如今我若能够保得住自己清白,和苏寒烟对峙中不落下风,那人帝应该不会真的责罚与我。

苏寒烟又对人帝陛下一行礼,“不知陛下可还记得当初愔姬公主被姜浅尘暗害一事?”

人帝陛下略一点头,不知道她的葫芦里卖得什么药,苏寒烟依旧恭敬有加,礼数十分周全:“臣女的婢女此刻正在殿外候着,她的手里有另一件证物。”

苏寒烟今日这一仗,定是有备而来,杀了我一个措手不及,我看向人帝,他却不看我,对旁边的内侍说:“宣!”

那个内侍点头小跑出了大殿,片刻就带着苏寒烟的婢女回来,她端着那托盘,走得不紧不慢,倒是和苏寒烟一样的礼数周全。

那婢女越过我,走到苏寒烟的旁边对人帝陛下跪下,嘴里恭敬地喊了声:“参见人帝陛下。”

人帝没理她,苏寒烟对她婢女使了个眼色,婢女会意,将托盘举高,苏寒烟揭下上面蒙着的布。

托盘上仍旧是一件带血的衣服,上面还纹着图案,这件衣服,我看着比云书的血衣还要眼熟。

苏寒烟一扬手,将这件衣服展开,“陛下请看这件证物。”

血衣上的图案正是灰尾雉鸡!

人帝陛下脸色极为震怒,眼睛喷着火光,仿佛没有一点理智。

我心里也有了一丝惧意,这件衣服正是当日我中毒被人暗害的那件,随着姜浅尘的死去,宫中人都差不多忘了此事。

苏寒烟说:“愔姬妹妹也许都忘了吧,但是事关皇家威严,姐姐我可不敢忘,为了不失公允,还请陛下传来朝安宫的女医前来查看一番。”

人帝满脸怒火之余,对旁边的内侍点了点头。

(=老曲)

东至县第二人民医院
绍兴市第七人民医院
成都治疗男科费用
菏泽癫痫病医院哪好
太原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