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万世之皇 第二百一十六章灵石元晶

2020-01-16 14:49: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万世之皇 第二百一十六章灵石元晶

随后,在白胡长老的耐心讲解中,王岳这才将一些事情搞懂。

原来,通天钟古已有之,是类似七撼宗七根石柱般的神秘存在。通天钟的作用,便是根据闯天关弟子的天赋强弱,相应响起一至九道钟声。

九道钟声,和九禁严格对应。一般来讲,实力达到几禁,钟声便会对应响起几声。

不过后来,七撼宗掌门觉得事情不必如此麻烦,故此施展秘法,将三声以下的通天钟声全部隐去,唯有三声及三声以上的钟声,方可有响彻宗门的资格。

“九禁,真是想不到,传説是真的,居然真有实力能达到九禁的天才出现”

白胡长老感慨连连,随后招了招手,让王岳跟随自己的步伐,一同走入身前真气浓郁的山洞中,脸色始终异常慈爱,洋溢着亲切的笑容:

“实不相瞒,我之所以将你带到这里,就是起了爱才之心,想要收你为徒。”

“你如果愿意的话,拜师礼节什么的都免了,这座洞府分给你,将来甚至无需考核,只要你修为破出神通境,立时就能成为我的亲传弟子!”

“怎么样?你如果愿意的话,不妨diǎn头答应下来,你立时就是我的弟子!”

白胡长老一脸亲切笑容,不过怎么看,都带有一丝狡诈的味道。

“我,我,请长老容许我再想想”

王岳有些头晕。任谁被这样一桩天大的好处砸在头上,恐怕都要愣神好一阵子。

“没关系,随便你想,想多久都可以!”

“不过为了让你想得更清楚,我觉得有必要给你看看这个”

白胡长老神秘一笑,随即轰的一声,推开洞穴深处某扇古朴破旧的木门。

“好,好多灵石!”下一刻,王岳瞪直双眼,直勾勾的朝门后看去,目光半diǎn也移转不开。

因为在白胡长老推开的木门后,白花花的,尽是晶石!

下品灵石杂乱无章地堆在地上,中品灵石随意摞在一起,上品灵石更是堆砌成一座xiǎo山,浓郁至极的灵气扑面而来,让王岳呼吸不畅,生起了一股窒息般的错觉。

“怎么样,想好了吗?这还不止呢!”

下一刻,白胡长老大手一挥,山洞里堆砌的无数灵石当即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分隔开来,露出后面散发着更加璀璨光芒的纯净灵石元晶。

上品灵石固然值钱,但灵石元晶却是比上品灵石珍惜百倍的存在,不仅是修真界的硬通货,对高阶修士的修炼,同样也有着难以替代的绝妙好处。

一时间,王岳目不转睛地看着灵石元晶,虽然没有什么表示,但鼻中已在连连喘粗气了。

“如何,考虑好了没有?要不然我再给你加把火?”

白胡长老脸上虽然一直泛着笑容,但不知为何,表情却比王岳更加紧张,见王岳始终不表态,最后咬着牙跺了跺脚,右手一挥,将自己压箱底宝物也拿了出来。

轰鸣!

伴随着白胡长老这一脚,整个山洞都在晃动,仿佛地震了一般。

半晌,山洞里才渐渐恢复平静,不过在王岳面前,却是出现了一条流淌着灵气液体的河流!

河流深处,一方散发着浓郁灵气的灵气眼赫然可见。

“灵气眼对修士的重要程度,不用我説,你也明白。如果你愿意拜我为师,继承我的衣钵,这方在七撼宗中不到十处的灵气眼就给你了!”

“怎么样?不要浪费时间了,快表态,快diǎn拜我为师吧!”

一时间,白胡长老愈发焦急,仿佛不是王岳拜他为师,而是他乞求着拜王岳为师。

“这个,拜师是一件很庄重的行为,怎么能如此草率?”

王岳不好意思的挠着后脑勺,但心中已然决定,如果白胡长老再拿出什么值钱的东西,就算是把自己卖了,王岳也要拜白胡长老为师。

“是吗?看来我拿出的宝物还不够好!你给我等着,你给我等着!”

又一次被王岳拒绝,白胡长老已陷入疯癫状态,狠狠瞪了王岳一眼,随后不待王岳回过神来,就此一个闪身,闪入山洞深处不见,显然是去拿更好的宝物去了。

“能突破九禁的弟子,在七撼宗真的如此罕见?”

“不管怎样,今天我算是发了,终于时来运转,让我熬出头了!”

王岳在原地耐心等待,看着身后的无尽灵石与元晶,呼吸又重新变得急促了起来。

“真是个傻xiǎo子,灵石有什么好的,我那里要多少有多少!”

然而便在这时,伴随着一阵微风,一个身披黑袍的老者突

然在王岳面前出现,脸色同样异常和蔼,不过看向王岳的目光,却是比白胡长老的目光还要灼热几分。

“晚辈王岳,拜见长老!”王岳起初有些错愕,不过在看到这位老者腰间悬挂的长老令牌后,当即面露恭敬之色,在第一时间对其躬身行礼。

“别,别叫,把白胡老头叫出来就麻烦了!”

然而这位老者见状,却一脸紧张的示意王岳禁声,随后不待王岳反应过来,跟做贼似的,拉着王岳的手,转身就往山洞外跑。

这位长老似乎有某种缩地成寸的神通,王岳还未反应过来,便已被其拉着跑出了百里远。

不过在这位黑袍长老看来,百里远的距离似乎还不够,依旧拉着王岳急速奔跑,直到又跑了盏茶时间,黑袍长老才在某处异常高大的府邸外停住脚步。

“前辈您这是何意?白胡长老还在山洞里等着我呢!”

奔跑期间,在王岳身旁呼啸的巨风强烈得可怕。故此,直到奔跑完毕后,王岳这才有机会开口説话。

“那个白胡老头一肚子坏水,等他干嘛?你要的东西,我这里应有尽有!”

“再者説了,一个位列九禁的天才弟子,怎么能被一堆灵石就给打发了?”

“注意自己的身价,你应该将视野放得更辽阔、更大!”

然而听到王岳的话,黑袍老者轻轻摇头,一脸不屑。

“呃,那长老以为,什么样的奖励才能匹配得上九禁的天才弟子呢?”

王岳接着黑袍长老的话xiǎo心翼翼地问道,尽量不让自己看起来那么下财。

“哼,就知道你xiǎo子不老实!不过好在老夫早有准备,弟子们,出来了!”

下一刻,黑袍老者又一次不屑摇头,随后自信满满转身,面向身后府邸,极有自信地拍了拍手。

“来了来了,师父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哟,这就是师父给我们找的xiǎo师弟么,果然眉清目秀,一表人才啊!”

下一刻,府邸大门轰然打开,一群衣着鲜艳的女子,一边嬉笑打闹,一边俏皮地跑了出来。

这些女子的衣着打扮无一相同,但容貌却难分高下的美艳。

“这,这”王岳脸色发红,偷偷摸摸地看了这些女子一眼,目光当即便移转不开了。

“怎么样,只要你拜在我门下,她们就是与你朝夕相处的师姐了!”

“日常生活中,你的一切事物,都可以交由你的师姐们去做,你完全不用在日常琐事上分心。甚至,你更可以在这些师姐中找个人双修,大家共赢,岂不美哉?”

黑袍老者虽然看起来道貌岸然,但説出的话,却分明为老不尊。

“这多谢长老美意,可我已经有人生伴侣了!”

王岳极为艰难的将目光收回,狠狠咽下一口吐沫,闭目不看,这才生出力气拒绝。

“哎呀,你这么説就无趣了!其实啊,你还有个大师姐,不仅实力高绝,更有极为罕见的血脉传承,你如果能和她双修,那生出的孩子可就了不得了!”

黑袍长老见王岳有拒绝之意,赶忙抛出了他的大杀器。

“师父,你在乱説些什么呢?再乱説我就去告诉师母,让师母清理门户!”

不过便在这时,一名面容姣好的女子从府邸中跑了出来,虽然没有化妆,但一张精致的脸庞,却将在场的所有女子都比了下去。

“是你!”然而下一刻,待王岳在看清这名女子的面容后,却当即目瞪口呆。

因为这名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先前在十日袭杀中,被王岳抓住,吊在藤架上的顽劣女子!

“哟,你们还认识啊,这下更好了,省下了为师不少撮合时间!”

黑袍长老见状,当即笑着搓了搓手,给了王岳一个男人都懂的目光,分外得意。

“切,你收他为徒吧,我要退师,今后就没你这个师父了!”

但可惜,事情的发展出乎这名黑袍长老的预料。下一刻,女子愤然嘟嘴,轻一跺脚,居然就此愤愤跑远了。

“玉儿别跑,我是説着玩的!”

黑袍老者见状,也顾不上王岳了,赶忙向女子离去的方向追去,身影悠忽不见。

“这位长老还真是风趣”王岳笑着摇头,随后转身欲走。

看来这位黑袍长老不仅无法收自己为徒,原来的徒弟估计也保不住了。

“我説怎么找遍整个七撼宗都找不到,原来你在这里!”

然而还没等王岳走出几步,一道异常高大的身影便悄然出现在王岳身前。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四川省生殖医院的电话
六一儿童医院预约专家号
蚌埠看牛皮癣多少钱
赣州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厦门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